第204章 女人的逼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那……”保安稍作犹豫,问道:“用不用把那一家三口也带回来,一起送到警察局去,他们毕竟是在我们医院里打了人,也应该……”

林昆先送小楚澄去学校,然后再送林昆去公司,这一路上都挺顺利了,要说有点波澜,也是在学校的门口又遇见了苏有朋的舅舅李春生。

董海涛本来就黧黑的面庞,此时被盛怒的火焰完全烧成了锅底色,两只手死死的握住手枪,因为用力过猛而频频的颤抖,他瞪着林昆,冲旁边的女警喊道:“快叫人来!”

围观的众人回过神,目光全都唰唰的看向他,也不知道谁第一个鼓起了掌,周围马上掌声一片,众人看向他的目光是那么的崇拜、那么的灼热,却完全没人注意林昆,林昆黑着脑门看着他这个便宜徒弟,心里头……

林昆一脸冷峻,指着男医生的鼻子骂道:“麻痹的记住了,别随便搭讪人家老婆,也别随便辱骂人家的儿子,揍你两巴掌是给你长点记性!”

粉红色的印着性感女郎的牌匾悬挂在一栋老楼的门梁上,林昆把车停在了门口,这种洗头房白天一般都没什么生意,只有到了晚上才会红火。

“嗯,知道了,抓紧时间修。”徐广元应了一声,回过头笑着对林昆和秦雪道:“二位贵宾,车放着让他们修,咱们到楼上去喝点东西?”“嗯。”秦雪应了一声,就准备上二楼,林昆却摆手道:“等等……”

仰头喝了一口闷酒,内心里的苦水翻涌上来,她突然目光凄迷,望着捷达消失的那个巷口,泪水再次滚烫的流了出来,洇湿了俊美的脸颊。

林昆晃了晃手里的啤酒,却是说道:“不准你叫我媳妇,叫老婆就行了。”林昆心底松了口气,笑着反问道:“为什么啊?老婆都叫了,媳妇不让叫……”林昆道:“老婆、媳妇都让你叫了,这便宜都让你占了,我不干。”林昆哈哈的笑了起来,趁着酒意道:“那你也可以叫我老公啊,咱俩就算是扯平了。”

齐鲁棉已经被大面积推广,部分禁军军卒的冬衣,已经开始用棉,当然,并不普及,主要供应河北、河东和京戍三大营。不过赤虎军入黔的三营,也临时调拨了些棉衣过来。“大人,我不冷!”张行龙精虎猛的,还跺了跺脚,更有些兴奋的问,“现在就动手吗?”此处距离石阡寨十余里,距离赤虎军新驻扎的求雨山军寨,有二十余里。

于亮一听林昆亲昵的喊冯佳慧‘佳慧’,心里的醋意一下子就翻滚了起来,挥起巴掌冲着林昆就要打下来,结果林昆眼神冷冷的冲他一瞪,他马上就像是如遭雷击一样停顿住了,浑身上下不由的大了个寒颤,咽了口唾沫冲手下的小弟道:“把……把他给我带走!”

黄莉莉口气一变,酸溜溜的那股劲儿全出来了,冷哼道:“章小雅,别以为我们不知道,你肯定是傍上大款被人包养了,否则就凭你还能住上别墅?你住你的破别墅吧,我们不稀罕,卖弄自己的身体,可耻!”

她和一众女奴都被软禁在后院等待,正忐忑不安之时,陈九传话,国主第下召见,等她出来,那陈九便一阵恭喜,说起国主第下称呼她“夫人”,那自是看重夫人,看来夫人必然受不了甚么苦。

三楼比一楼明显安静多了,偌大的大厅里,只摆了七张桌子,桌子与桌子之间的距离很远,而且中间还有自动移动的屏风,规格显然比一楼高上不少。

“昆哥,放心吧,我心里有数!”余志坚应了一声,就向门外走走去,林昆让酒坊的老板把酒打包装好,领着澄澄和小海东青紧跟着也出去了。

林昆咧嘴一笑,“我在想是不是该让他送个十万八万来给我儿子买营养品。”

爷俩开着车高兴的离开,路过学校门口的时候,林昆特意多看了冯佳慧一眼,她脸上挂着微笑,正和一个家长子在说话,不像是遇到了什么难事的样子……

这胖男典型的矮胖粗,身高不到一米七,体重至少一百八十斤开外,脖子上拴着一条拇指粗下的金项链,还是黄金的,阳光下金光闪闪很是乍眼。

“苍天有眼啊!!”王宝乐顿时激动,他赶紧保持如今的热量,闭着眼睛坐在那里,煎熬般的感受灵脂的融化。

明明还只是清早,旭日未升,天空却画满了绚烂赤霞,一团团似真正的烈焰,映照在整个城池街道,即便是最阴暗的角落也变得无比通明!“快逃啊,快逃!!”“大火,着大火了!!”一阵嘈杂突然从街前传来,由远及近,可以看到一大群人狼狈不堪的往城外的方向奔逃,似身后有什么洪荒猛兽在追赶。

冯佳慧的父母还要挽留,冯佳慧知道林昆和韩心的心思,就笑着对父母说:“爸妈,韩心和林哥想去镇子上走走,你们就不要强留人家了。”说完转而又对林昆和韩心道:“你们出去转转,等晚上记得回来吃饭,让你们好好尝尝我爸妈包的包子,在我们磨盘镇,我们家的包子可是一绝!”

林昆摸摸小楚澄的头,冲他竖起大拇指,“儿子,干的漂亮!”小楚澄嘿嘿的笑了笑,旁边林昆的脑门上已经垂落下无数道黑线,她可不想自己的儿子将来成了混世魔王,但这时她又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果然,不久后,有凤凰城一行飞艇上的老师,实在看不下去,在公开场合道出考核里关于王宝乐作弊虚假的一幕……

徐文第又是一窘,不过国主行事一向不从常理,就说为姐姐选婿,若不是国主第下很是办了几件令百姓畅快淋漓的惩恶锄奸之事,怕肯定会成为市井的笑料。“小可,小可……”徐文第心下却是一沉,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摆在他眼前,东海公府,是整个东海,不,整个海州最尊贵之府,自己,上门下聘,聘礼,用什么?

那小弟愣神中回过神,应了一声之后赶紧就出了包间。余志坚也坐下来倒了杯酒喝上,李春生则站在胡大飞的跟前,怒声道:“老子警告你,你特么的要是再敢找珍妮的麻烦,我就把你扔进浑河里喂鱼!”

四个大人三个小孩,七个人先一人点了一个菜,随后韩心又额外的加了两个菜和一个汤,正好凑成了九菜一汤,点菜的时候,韩心的表现自然很从容,一看就是经常出入这种高档场合的,李春生的表情也异常的从容,这厮一看就是吃惯了高档的东西,林昆虽然没怎么太吃过五星级的大饭店,不过他向来就是个能霍霍的主儿,管你的菜多贵,老子都照点不误而且还还理所应当,三个小孩子自然不用说了,小孩子家懂什么,想吃什么就点什么,至于东西多少钱,反正他们也没概念。

站在瞿山河身后的两个保镖模样的年轻男人,就要奔着林昆过来,瞿山河的手一扬,两个人只好暂时压下了火气,冷冷地瞪着林昆,其中的一个保镖不甘于此,伸出手冲林昆指了过来,一副警告的模样。(二一)

“啊?”老大夫惊讶了一声,回过头看了林昆一眼,他可没告诉自己他是被一千斤重的钢杆给压了,不过再转念一想,这怎么可能,刚才自己已经给他检查了,明明一点事都没有,应该是眼前这姑娘夸张了,要是真被一千多斤重的钢杆给压了,最轻也得是胸口的肋骨骨折了。

只是山羊胡的说法,并没有得到众人的认同,很快的在其他几个老师的开口下,整个大殿建议开除学籍的声音,成为了主流。

只是他不知道的,是在他离开后,老医师的身边,无声无息间,出现了一个老者,这老者好似仆从一般,佝偻着身子,站在老医师身后。

这名负责人咬咬牙道:“对!”耿军狄冷笑,脸上的表情突然变的跋扈起来,直接揪住这名负责人的衣领,暴怒的骂了一句:“特么的不识好歹,你进去跟那玩意儿作伴吧!”说完直接把这名负责人往水里一推,就听扑通的一声,一大片水花……

李春生在电话里吭哧了半天,最后才道:“师傅,要不等你回中港市了,我请你吃碗拉面吧!”

不过,若真是一粒珠宝,镶嵌在他明冠之上,时刻陪伴他,想来,定能见到许许多多有趣之事。